多彩联盟-多彩联盟注册及多彩联盟官网登录首页

【多彩联盟在线平台】名校名企“皆过往”,回乡执教自甘“平凡”

《【多彩联盟在线平台】名校名企“皆过往”,回乡执教自甘“平凡”》

张昆玮。受访者供图

去年夏天,清华硕士张昆玮在谷歌工作两年后,选择离开北京,回到家乡所在地山西晋中的一所本科院校任教

有人说,为什么一个清华毕业生甘愿选择平凡和普通?甚至有人说他是在浪费自己的才华。但许多人也选择理解,“学历应该是给一个人更多选择的权利,而不是束缚人生的枷锁。”“生活是自己的,个人选择不应该被其他人的言论所束缚。”

28岁的张昆玮没有想到,一个发到母校论坛上的帖子,让他在未来一段时间都过着“应接不暇”的生活。

来采访的、谈技术合作的、辅导学生的、介绍对象的,微信响个不停,张昆玮平静的生活骤然喧闹起来,他自嘲快成“网红”了。

这让他喜忧参半,他认为过平常生活没什么不好,只想做点实际的事情。

“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选择,只不过遵循自己内心,做正确的事而已。”放弃在谷歌的工作,选择回到家乡一所二本院校当教师的清华姚班毕业生张昆玮说起这些很平静。

一个“征友帖”引发的纷扰

不久前,张昆玮在母校清华大学的“水木论坛”上发了一个“征友帖”:清华本硕回到家乡,之前在摩根大通和谷歌待过,做一个很普通的程序员。回到山西老家,进入晋中学院当老师,月薪3000元。不高不帅不富,有点胖。

不过没想到,友没征到,先在网上引起了一些争议。这个帖子被人从“水木论坛”转到了“北邮人论坛”,随后又被转到了“知乎”。不少人对他的职业选择产生了争议。

有人说,为什么一个清华毕业生甘愿选择平凡和普通?甚至有人说他是在浪费自己的才华。但许多人也选择理解,“学历应该是给一个人更多选择的权利,而不是束缚人生的枷锁。”“生活是自己的,个人选择不应该被其他人的言论所束缚。”

记者在张昆玮位于晋中市榆次区的家里见到了他,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在一个不新不旧的家属院小区。

张昆玮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个“靠谱青年”,说起话来不急、不吵,静静地、淡淡的,很为别人着想。

“只接受过一次采访,后面的采访全拒绝了。”张昆玮说,这只是他生活中的一个小选择,没想到引起了别人的关注,让他和家人有些措手不及。

他的母亲说,他们是普通百姓,在生活中也是平常人,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就挺好,并不想出名,对别人的议论和评价,希望张昆玮能泰然处之。

去年夏天,张昆玮在谷歌工作两年后,选择离开北京,回到山西。他在晋中学院应聘成为一名青年教师,这是一所位于张昆玮家乡晋中市的本科院校。

“回来时已经是硕士毕业第三年了,山西的高校门槛并不低,有的只招硕士应届生,当时正好符合晋中学院的应聘条件。”张昆玮说。

事实上,那也是晋中学院信息学院最后一次招聘硕士毕业生。

“当时学院只有一个名额,张昆玮比较优秀,就进来了,今年我们也不招硕士了。”晋中学院信息学院院长常文萃说,这也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在校内没有引起什么震动,老师们聊天时也只会说一句“清华的硕士,不错。”

“一切都很平静,这也是我经过思考过的选择。”张昆玮说,这一年过得都挺好,刚到学校的第一年主要是学习,做一些助教、辅导工作。最近的这学期,学院才给他安排了《数据结构》和《软件测试》两门课程。

“备课还是挺辛苦的。”他笑着说。

张昆玮的母亲说,儿子选择回来之前也和他们商量过,家人都支持他回来,“从小他的决定都是他自己做,我们也尊重他,再说家里就这一个孩子,回来没什么不好。”

“别人家的孩子”

张昆玮从小就很自立,上学时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孩子”,父母没为他操过太多心。“现在回想起来,一路比较顺当,也很幸运。”张昆玮说。

“从小学习的感觉不错,父母没有管过太多。”张昆玮笑着说,他算是素质教育的受益者,课内的东西少做一些,课外多学一些,反而效果更好。

张昆玮爱读书。“小学时读的课外书多,成绩马马虎虎,但知识面宽,中学时的成绩反而跑到前面去了,但总有人比我考得好,我的成绩并不是数一数二。”

我国智能高铁“新标杆”京雄城际全线接触网贯通

【多彩联盟娱乐是什么平台】【多彩联盟平台最高奖金】

张昆玮也是幸运的。“初中毕业那年正好赶上山西省实验中学在全省招生,就考进去了。”张昆玮说。

“高中拿过山西省数学联赛和物理联赛的一等奖,基本都是自学,父母插不上手,也没报过培训班。”张昆玮说,对于竞赛,父母持中立态度,不反对也没支持,他们觉着走高考的路子更容易一些,后来出了些成绩,父母开始支持。

高中有五种竞赛,张昆玮学了数学和物理,但不会编程,“就试着学学,那个时候竞争不太激烈,刚开始感觉比较容易,后来越学越深,在高二暑假拿到了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的金牌,早早定下了保送到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张昆玮说。

张昆玮说这得感激高中时的学习氛围和老师的开明。“基本上高中所有的晚自习都在学习编程,向老师申请下就可以了。”

2009年进入清华大学读书后,张昆玮的大学生活压力也不大,他说竞赛生毕竟提前学过一些专业知识,比高考生相对容易些。

大二时,张昆玮转到了姚班(清华学堂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在姚班课堂旁听时被一位老师发现,交流之后,那位老师认为我的思维还可以,被推荐进了姚班,当时姚班还没有独立成系,属于计算机系,转班比较容易。”张昆玮说。

“大学时很少排名,当时我在30人的姚班也排过第十名。”张昆玮笑着说,他提这个成绩只是为了说明他在姚班也不垫底。

随后五年的硕博连读,张昆玮只读了三年半,拿到硕士学位后他选择了工作。“科研在很多时候都是孤独的征途,我不是很适应这种日思夜想的工作方式。”张昆玮说他虽然学有所长,但并不擅长科研。

“我想做一名好老师”

张昆玮选择去工作。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金融领域知名的摩根大通银行,但只工作了三个月,岗位是编程。随后谷歌的offer姗姗来迟,张昆玮开始去谷歌工作,他的工作内容是“知识图谱的预处理和批量计算”,这是个数据处理工作,即如何更快提取信息。

张昆玮如今回忆起来,依然对谷歌的工作环境和氛围称赞有加,但是这种“大企业的螺丝钉”让他的成就感很低。“谷歌实在是太大了,每一个项目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做,代码实在是太多了,庞大的数据让人绝望,我只是一个小螺丝钉而已。”

由于签了保密协议,张昆玮对老东家的薪酬和工作并没有多谈。“待遇还可以吧,没什么特别之处。”在谷歌工作两年后选择辞职的张昆玮说,自己并非仅仅因为在北京的生活压力大、收入低而选择回乡,他只是想寻找让他更有成就感的生活。

“教学生就会让我有成就感,每天教会学生一点东西,每天看到他们的进步,真的很开心。”张昆玮说,他喜欢过简单一些,没有很多麻烦事的生活。

回到家乡的这一年,张昆玮在学校指点了几个学生的毕业论文,指导过学生的一些竞赛活动,有时在周末也会去培训机构代课,有一些额外的收入。

晋中学院刚毕业不久的一位姓李的学生说,看了张昆玮老师的代码,才明白什么是真厉害,很幸运师弟师妹们可以得到一位好老师的帮助,很多同学都喜欢张昆玮,他的做事风格也对不少学生产生了影响。

“现在的日子不错,学生的求知欲很强,他们很努力。”张昆玮说,来自学生们的反馈让他有了信心。

“人各有志,我在同学中间算是很普通的,他们有各种各样的选择,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有的本科毕业就参加了工作,或者去创业,现在有很多已经做得很棒。”张昆玮说,他不值一提。

事实上,张昆玮最近无比忙碌。“山西正处于转型期,最近不少当地互联网企业也在联系我谈合作,他们有的技术储备不够,希望我能帮忙完善。山西的信息化滞后,其实孕育着更大的发展机会呢。”张昆玮说。

张昆玮谋划回乡的时候,他上一个在论坛“征友”认识的女朋友选择出国留学。关于婚姻问题这些事,张昆玮说他随缘。

龙应台写给儿子的文章《亲爱的安德烈》中,《给河马刷牙》这样写道:“我也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事实上,选择回到家乡一所二本高校教书对张昆玮来说,真不算一个很大的抉择。

“想回企业工作,随时都能回去。但我目前确实想做一名好老师,让自己的学生成长起来,这是最重要的事。”他说。(记者孙亮全)

编辑:但堂丹

上一篇: 我国智能高铁“新标杆”京雄城际全线接触网贯通
下一篇: 当年“背母上大学”,今为山乡育“山娃”

【多彩联盟娱乐平台可靠吗】【多彩联盟平台是合法的金融平台吗】

网约车市场复苏迎来新场景

点赞